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残王医妃马甲多

夜北辰小说-夜北辰全文阅读

作者:五九

书名:残王医妃马甲多

更新时间:2022-07-02 23:39:14

来源:yw

小编分享的一篇都市虐文《残王医妃马甲多》,曲折的故事情节,催人泪下。主角有夜北辰,是由大神作者五九原创完成,本站提供完整版试读。有权知道缘由,何况我还是大夫,你伤势变成这样我更有责任!”风凌兮语气不容置疑,示意青一说下去。她也不解南宫瑾的做法。青一看向自家爷那模样,哪还敢说,只是说了句,“七皇子说辰王这日夜坐在轮椅上,想试试爷的功夫有没有长进。”
夜北辰小说-夜北辰全文阅读

夜北辰吃醋

“你撑住,我很快就下去。”风凌兮说完,手指间已经捏着三根银针,下一瞬,她手一扬,就见三条毒蛇趴下了,其中两条直接滑落掉下悬崖。

风凌兮满眼心痛,这蛇虽是剧毒,但这蛇胆对夜北辰的毒有很好的效果。

收回视线,风凌兮将那条蛇丢进篓子里,快速攀岩下去,墨殇此刻所在的位置就是一块能落下两人的石板上,而他唇上一片乌紫。

墨殇虚弱的开口,“郡主,属下无能,还请郡主......”

“别说话!”风凌兮直接打断他的话,看着被墨殇卷起的裤腿,上面有道划痕,显然是想要放毒,但效果不佳。

“忍着,我给你放毒!”风凌兮说着,直接将墨殇的裤子给撕开,露出膝盖下的部位。

墨殇面色一僵,鲜少有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尬色,就见风凌兮将银针取出,在膝盖上下了三针,才用匕首将伤口给划开,开始挤出毒血。

这个过程很是漫长,等到这血变成鲜红色的时候,天色已经快要看不见了。

墨殇打着随身的火折子给风凌兮照着,等到伤口包扎好,他忙开口道,“郡主,您先上去。”

风凌兮看着墨殇好了些的脸色,但依旧很是苍白,整个人都贴在石壁上。

“别说话,你先休息下,我想办法。”

只是一会的时间,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下来了,风凌兮借着火折子的光在周围寻找粗藤。

墨殇现在全靠意志力支撑,爬上去根本不可能,这蛇毒蔓延的很快,对他的身体还是造成了一定的损伤。

找了许久,风凌兮才找到一条合适的粗藤,“这个给你系上,一会我上去后拉你。”

墨殇强撑着应声,等风凌兮上去后,听到她说开始,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上升,期间断断续续。

辰王府

夜北辰派去接风凌兮的人没有按时接到人,询问一番才知晓风凌兮今日出府至今未归。

“人呢?”夜北辰一声沉喝,声音不大,却不怒自威。

“爷,属下失职,请爷责罚!”青一没有说,爷让他安排人盯着,但他觉得风凌兮这样的人不值得他们费心,便将人给撤了。

“本王再问一遍,人去哪了?”夜北辰眸色陡然一沉,身上的肃杀之气瞬间扑面而来。

“辰,郡主不可能无缘无故不见了,既然她府中的丫头说出去了,去哪总应该问的出。”司澈知道夜北辰动怒了。

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对属下动这么大怒气,还是因为一个女人,还是强退了他婚约的女人。

司澈神色微变,见夜北辰掏出一个瓷瓶,倒出一颗药丸服下,紧接着双手撑着椅子缓缓的站起来,站定一会,他深吸一口气,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人已经不见了。

“愣着做什么,赶紧跟上。”司澈催促了句,和青一快步追上去。

风凌兮好不容易将墨殇给拉上来,看着昏昏沉沉的墨殇,顾不上那么多,便开始去周围寻找草药。

好在附近这种草药很多,风凌兮很快就找到草药,捣碎给他敷上,用丝帕给他包扎好。

“郡主,我们先下山。”墨殇一只手撑地,想要起来。

“你能走吗?”

风凌兮看着他这样,有些担忧,他们确实要下山。

“可以。”墨殇全凭着意志力支撑着身体,缓了下,他想要起身,却有些吃力。

风凌兮一把将他的手给架在她的肩膀上,将火折子递给他,“你打火。”

墨殇这余毒未清,还能保持清醒已经很难得了。

“郡主,不可。”墨殇想抽回手,风凌兮轻叱,“先下山再说。”

没有再说,架着墨殇,两人顺着来时的痕迹往山下走。

另一边,夜北辰从沫儿口中得知风凌兮和墨殇进山找草药,让青一调集人马前往。

这一夜,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。

天际一道闪电划过,风凌兮不知道他们走了多久,她抬眼看了下黑沉沉的天,感觉有雨水滴落,脚下的步子愈发的快了。

两人好不容易到半山腰,天空开始下起了雨,雨水不大,却也将两人淋湿了。

夜北辰带着人找到他们的时候,就看到风凌兮架着墨殇艰难的雨夜中前行,那点微弱的火光被墨殇护的很好,若不然他也没有办法找到他们。

“安宁郡主!”

司澈率先上前,将墨殇给接过,在他们找到人的那一瞬,他就发现夜北辰的眼神落像是要吃人一样。

无疑,这个男人是看到风凌兮和另一个男人如此亲近。

“司澈公子,墨殇中了蛇毒,麻烦你送他回去。”风凌兮有些虚弱的开口,之前还觉得很热,这会不用架着墨殇,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。

“郡主严重了,雨势太大,先回去再说。”

司澈将墨殇交给属下的人,带着先行离开。

夜北辰坐在马背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站在风雨中的风凌兮,见她迟迟没有过来,眸中涌动着怒火更甚。

风凌兮对上他的那视线,冲着他笑笑,“多谢辰王相救,今夜这情况怕是不能照顾你了。”

说着,她就朝不远处的人走去,准备借一匹马回去,刚走没有几步,只见眼前一道黑影,紧接着腰间多了一只手,下一瞬,人已经在夜北辰的怀中。

“回去!”夜北辰声音冰冷如寒霜,扣紧怀中的女人,策马离开。

回到辰王府,风凌兮是被夜北辰抱着进去的,她挣扎了几次,最后实在是体力不支,索性任由他抱着。

一番沐浴过后,风凌兮才感觉自己整个人舒坦了些,想到中毒的墨殇,她忙往外走。

夜北辰一把扣住她的手臂,沉声道,“把这个喝了。”

“你放开我,我没事。”

“风凌兮,别让本王说第二遍!”

“夜北辰,我也告诉你,我现在要去看墨殇,松手!”风凌兮脾气也上来了。

“那个男人就这么重要?”重要到她连自己的身体都可以不顾。

想到这,夜北辰就觉得自己胸口闷得不行,一股说不出来的怒意涌上。

“墨殇当然重要!”那是除了沫儿外另一个让她当成亲人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