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医妃要休夫

杨洛凡宋云谦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全文

作者:六月

书名:医妃要休夫

更新时间:2022-07-02 23:19:06

来源:yw

五星虐文《医妃要休夫》小说品相非常好,杨洛凡宋云谦是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,小说文笔简洁情节新颖。详情简述:感动莫名,这一次上山,让她看到另一个不一样的宋云谦。他的掌心很大,有厚厚的茧子,一位王爷,自小养尊处优,自然是不用做什么苦工的,这些茧子,大概是他练武手握长剑造成的。心里很佩服,她知道练武是一样艰辛的体力活,
杨洛凡宋云谦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全文

诸葛明

这里到底是宫内,规矩甚多,养伤不方便。宋云谦提出回府,皇后见他心意已决,便命人送了他们出宫回府。本来皇后还让御医陪伴出宫,只是因着王府已经有一名御医了,加上诸葛明也回来了,可以暂时住在王府,所以皇后就不劳师动众了。

杨洛凡早日便被宋云谦一气之下赶出了宫,回了王府。

她自然是伤心的,但是也知道宋云谦情绪不好,除了伤心之外,更多了心焦担忧。宫内一早便命人来传话,说王爷和王妃会回府,她早早便命人准备好了,自己则领着一群丫头在府门等候。

见王府的马车渐渐驶进路口,她便熟练地指挥底下的人,搬出一张梨花木太师椅,上面垫了黄色的软垫,靠背用同一色系的织锦包围,远远看去,只觉得华贵不凡。

只是,这张椅子落在宋云谦眼里,却是十分的闹心。这椅子布置如此精致,如此精心,费尽了她的心思,仿佛他以后就要坐在这椅子上过活一般。

不快的情绪很快就漫上脸上,杨洛凡却不自知,以为他在跟温意怄气,扶着他坐在椅子上,轻声道:“回来就好!”温意却把他这抹不快的神色看在眼里,在医院,她见过很多因为意外或者疾病失去双腿的人,他们的心里其实很脆弱,一点点小事,都能够触动他们的神经。知他难受,只是因着这么多人在,她也不好安慰。

温意想自己下地,宋云谦眉梢一抬,淡淡地道:“你的脚一碰地,本王就打断你的狗腿!”

这话,单独说说也就罢了,她本就不是爱计较的人。但是如今府门前这多丫头小厮,还有些百姓看着,她再不爱惜面子也不禁红了脸,讪讪地道:“秋风渐大,王爷说这么多话,也不怕闪了舌头。”说完,见这么多人在场,这般的顶撞他,确实有让他面子无光,尤其,如今他还是个残疾人,若再让外人以为她因为他残疾便心生厌恶,肆意顶撞,他心里会更不好受。只是话已经说出口收不回来了,她只得惭愧地低头,任凭一个壮实的仆妇背着她下地。

其实她这句话说得极轻,除了宋云谦与站在他身边的杨洛凡听到之外,旁人并未听得真切。她担忧是有些多余的,只是怀着这种情绪,她一直回到房间里,还觉得不安,寻思着要跟他说句对不起。

只是刚安顿下来,宫里各宫的赏赐也跟着到来。其中,以容妃的赏赐最为丰厚。一只通透的上好翡翠手镯,一条圆润光滑的东海珍珠项链,一支白玉如意,另外还有些簪子首饰,总共十余件。另外还有些上好滋补药材,说是给温意补身子的。

太后则送来千年人参,说是让王爷夫妇共同服食,一同治伤。帝后的赏赐也都是药材,倒是皇后贴心,送来一只解闷的鹦鹉,十分有趣。

各宫的嫔妃都有赏赐,温意可算是还是出尽了风头。

柔侧妃杨洛凡看在眼里,暗自嫉妒在心,只是面子上也不好说什么,拿出当家的风范,亲自谢过诸位送礼出宫的宫人。宫人回去一说,杨洛凡也落了好。

温意不能出去,只是心里也没闲下来,想起宋云谦那抹不快的神色,心里总想为他做点什么,毕竟,他会这样,全因为她。

傍晚时分,温意见到传说中的诸葛神医诸葛明了。

他在一抹斜阳夕照中走进门来,伸手轻轻地把房门推开一些,温意迎面看过去,夕光在他身后形成一道光环,如此背光,却也瞧得清他的模样。一个成语在温意脑中跳出:温润如玉!

他说不是极美,但是,五官解释柔和的弧度,身高六尺左右,由于偏瘦,更显得高挺颀长。身穿一袭青衣,腰间垂着一只金色绣青竹香囊,落落大方地站在门前,蹙眉环视了一下,便轻声命身后的背着药箱的药童去打开窗户。

然后,他微微欠身,“诸葛明见过王妃!”

温意回过神来,微笑道:“诸葛神医!”

他微微颌首,含了一抹浅笑,道:“谦让我来为王妃治伤。”他称呼宋云谦为谦,如此亲密,可见是好友,但是他却称呼温意为王妃,那么想来他也知道这个所谓的王妃在宋云谦的心中是不大受重视的。

温意了然,微笑道:“有劳神医了。”

诸葛明走到床榻前,小菊便急忙端来凳子请他坐下,他欠身道了声谢谢,才缓缓坐下。

还没开始诊治,便见一道翩然的身影闪了进来,一道欢喜的声音响起,“诸葛哥哥!”

诸葛明没有回头,却含着一抹笑意道:“你如今已经是王府的柔妃了,怎么还能叫我诸葛哥哥?一点规矩都没有。”他的声音,含着一抹明显的宠溺,仿佛在跟自己的妹妹说话一般。

来人正是柔妃杨洛凡,她飞快地走到诸葛明身边,笑道:“这一声哥哥,我便是当真要喊一辈子的,你若不高兴,不理睬我便是。”杨洛凡竟有几分撒娇的口气,眉目明快。

诸葛明只含笑摇头,道:“没在屋里照顾谦,过来做什么?”

“我刚去了厨房命人炖下了参汤,听闻你来了,便急忙过来相见。”

“嗯,你先回去照顾谦,我马上就回去了。”诸葛明挽起衣袖,柔声道。

“我等你一同过去。”说着,杨洛凡便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。

诸葛明便不说话了,面容恢复了淡漠,那方才的一抹温柔浅笑已经收敛,道:“王妃请挽起裤管。”

温意嗯了一声,挽起裤管露出腿上的伤口。诸葛明只瞧了一眼,便倒抽一口凉气,他进门的时候见她坐在床上,精神奕奕,还以为她只是千金小姐的无病呻吟,无甚大恙,闹闹脾气情绪什么的。却没想到伤口竟然已经溃烂,而且溃烂的面积如此大。

他蹙眉道:“之前一直都没上药吗?”

温意道:“不是的,之前御医也曾经为我上药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这药敷上去,越发溃烂得快了。”

杨洛凡凑过来一看,当初白了脸色,掩住嘴巴侧脸想吐。

诸葛明摇头道:“如今,先得把发脓的部分清理了,会有些疼,王妃忍忍就是。”

他吩咐药童取来药箱,从药箱里取出一把小巧精致的匕首,然后放进一瓶液体里浸了一下,取出来再用火掸了一下,温意好奇地看着他,问道:“你这瓶是什么药水?”

诸葛明淡淡地道:“消毒用的!”

温意眸光一闪,“消毒?自制的?”

诸葛明嘴角有一抹疏冷的笑,“王妃请放心,无毒的。”

温意知道他误会了,连忙道:“我不是……”

诸葛明却没有听她解释,道:“王妃,请转脸过去,有些疼痛,我尽量轻手点。”然后,又命小菊和嬷嬷去扶着她,以免她因为疼痛乱动。

小菊抱着温意,身子微颤,她也背过脸不敢看,见温意还没转脸,便连忙道:“郡主,莫要看,看了更疼。”

温意从未觉得伤口疼痛,若不是还能行动自如,她甚至会怀疑这腿上的神经已经坏死。

她就这样用学习的态度看着他下手,他的手很灵巧,匕首在他手中仿佛有生命似的,落在那些发脓的地方,轻轻一刮,一扇,一块锦布在旁边等着,轻轻一印。

他见温意动也不动地看着他下手,甚至连呻吟都没有,更莫说颤抖了,他抬眸看她,迎进她漆黑的眸子,心中有些奇怪,他若是没有记错,她以前是晕血的,如今血脓就这样挤出来,她竟没有丝毫感觉了?就算没晕血症,这样刮伤口,也是十分疼痛,有时候连一个铁汉子也禁不住会呻吟几声的,她却像是完全没感觉,仿佛那腿是别人的。

“不疼吗?”诸葛明禁不住问了一声。

温意想说不疼的,但是这么大的伤口,若说半点都不疼也太奇怪了,便微微蹙眉道:“可以忍受!”

诸葛明不禁心生出几分佩服来,这种疼可不是一点点。

杨洛凡皱眉道:“伤口怎地会变成这样?你没喝药吗?按理说御医开的药方都是对症下药的。”她怀疑温意是故意自残引人关心的,苦肉计是她常用,所以便以己度人了。

温意没瞧她的脸色,还以为她是出于关心,遂轻声道:“大概是吃东西没有忌口,发炎了,不过也没什么,总会好起来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
诸葛明闻言,淡淡地扫视了她一眼,手下也没停下来,继续刮伤口。

清理完伤口,再消毒上药,末了,他吩咐道:“这几日尽可能不要摩擦到伤口,若伤口不是十分疼痛,也是可以下地行走的,让血气运行可以加速伤口的愈合。”

温意便眉开眼笑起来,道:“这话,你跟王爷说去。”

如今诸葛明都这样说,那她就不必困在床上了,至少,她可以琢磨给他弄一张轮椅。

诸葛明微微颌首,“王妃请休息一下,在下明日再过来为王妃换药。”

“有劳了,小菊,送诸葛神医出去!”温意吩咐小菊道。

小菊手心冒汗,手脚还有些发软,刚才见到诸葛明为温意清理伤口,那场面只消一想,都禁不住替温意觉得疼痛,她嗯了一声,对诸葛明道:“诸葛神医,请!”

杨洛凡跟着诸葛明走了,走了几步,她忽然回头看着温意道:“若想王爷放心,还请姐姐早日养好身体。”

温意瞧着她的面容,看似关心的话语,竟带了一丝微愠,心中一思忖,便知她的用意了,遂淡淡地道:“劳妹妹惦记,姐姐一定会尽快好起来的。”

争宠?她还真的不想,她承认对宋云谦改观了,但是,还不至于爱上他。就算真有那么一天,她也不会想去破坏他们二人的感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