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宫墙秘闻:厂公太迷人

宫墙秘闻:厂公太迷人全集无广告版资源免费读

作者:云朵咿呀呦

书名:宫墙秘闻:厂公太迷人

更新时间:2022-07-21 03:06:29

来源:yw

周夜阑苏宸是宫斗小说《宫墙秘闻:厂公太迷人》中的主角,这本小说是由金牌网络作家云朵咿呀呦精心编写,文章感情细腻、情节流畅,是非常值得观看的,小说故事介绍:不过在越谨宗面前又会收敛很多。都知大人,据暗探来报,太子最近常出现在梦回楼。都知有何吩咐,小人立马差人去办。宦官安平道。看着面前的人一副谄媚模样,苏宸心里并不舒服,只是面上却表现的没什么所谓。他将......
宫墙秘闻:厂公太迷人全集无广告版资源免费读

《宫墙秘闻:厂公太迷人》全本免费阅读

第四章 肖明远

不到一刻钟的时辰,周夜阑就看到了肖明远走进梦回楼。

肖明远一身橙色锦服束冠,相貌生的不差,只是一进门,纨绔气息便扑面而来。

据周夜阑所知,肖明远确实有一定才华,但做上大理寺少卿的位置,却是靠父亲吏部尚书的关系。

肖大人,快请进!冯妈妈赶忙招呼道。

冯妈妈,咱们又见面了,我可想死你了。肖明远一脸笑意。

肖大人是想绿荷了吧?都安排好了,快去吧,绿荷在房间里等大人呢。

辛苦了,辛苦了。肖明远怀中掏出一锭银子交给冯妈妈。

不难看出,肖明远跟冯妈妈熟络得很。

周夜阑见肖明远上了三层楼,连忙随同闵怀诺无其事地跟了上去。

三楼比一、二两楼清静许多。

肖明远进了一个房间,周夜阑与闵怀守在房外,里面的动静听不太真切。

周夜阑此行的目的是大体上了解梦回楼,而不在肖明远。

夜渐深,周夜阑与闵怀在梦回楼附近找了一家小酒楼客房。

客房里两张床位,闵怀已早早歇下。周夜阑要来笔墨纸砚,默写《六韬》文章,以排遣连日里的烦闷。

不知不觉中,烛火已燃了一半,周夜阑也有些困意。

她转身瞧了一眼闵怀,突然一个想法冒了出来。

周夜阑一手拿笔,一手拿墨,悄悄来到闵怀床边。闵怀已经睡熟。

周夜阑将毛笔重新沾了墨,不一会儿,闵怀的脸变成了一只花猫脸。

周夜阑偷忍着不笑出声,把笔墨放回桌上,小心翼翼地回到自己床位

第二天,闵怀起的颇早,打了个哈欠,一照铜镜,啊!的一声把自己吓醒了。

这是怎么回事?!闵怀惊呼。

发生了什么?周夜阑睡眼惺忪地起身下床。

哪里来的小花猫?周夜阑看着闵怀好笑的模样忍住不笑。

殿,公子,你怎么可以这样?闵怀见过周夜阑正经的样子,也见过她偶尔不正经的样子。

好吧好吧,我帮你擦了。周夜阑笑道。

许久之后,闵怀看着自己恢复清秀的脸庞已不再难过,问周夜阑道:公子,你想到办法了吗?

嗯可以试试周夜阑道。

迫近黄昏,绿荷才将自己一番梳妆打扮,便听见了敲门声。

绿荷打开门,眼前站着一个陌生的、富家公模样的人。

这位公子是?绿荷疑惑地问。

在下兰叶舟,兰花的兰,树叶的叶,舟车劳顿的舟。周夜阑微微一笑。

面前的绿荷一身青色衣裙,粉脂施得很淡,容貌到是标致,眸含春水宛如清波,并不是什么花容月貌、倾国倾城之姿,却偏把肖明远迷住了。

公子好名字。绿荷忍俊不禁道。

听冯妈妈说,绿荷姑娘能用海螺吹奏不同的曲子?周夜阑试问。

嗯。绿荷点点头。

那,绿荷可有空,为在下吹奏一曲?周夜阑礼貌地问道。

可以,公子请进。绿荷轻笑道。

绿荷请周夜阑入房,随手将门轻轻关上。

绿荷拿出海螺,一曲悠扬,吹的是时下最流行的曲子。

一曲未罢,就听门外小厮敲门道:绿荷姑娘,冯妈妈叫你。

好的,这就来。绿荷扬声回道,放下海螺,公子稍等,绿荷先失陪了。

无妨。周夜阑笑了笑。

待绿荷离开,周夜阑起身,放了一锭银子在桌上,趁无人,藏身于绿荷床榻之下。

等绿荷回房,只见桌上的银锭,却不见周夜阑身影。

绿荷只道周夜阑有事先离去了,没有多想。

夜幕降临,肖明远如期而至。

肖明远推开门,关上门,看见绿荷一把从后面抱了上去,淫笑道:荷儿,你可想死我了。

肖大人绿荷微微笑着,你待绿荷是真心的吗?

当然真心,我肖明远对天发誓。再过些时日,就把你买回府上做妾,你就不要再做接客的营生了。肖明远不假思索道。

那你可要做到啊。可是,可是你爹会同意?绿荷轻声细语地问。

我爹?肖明远脸上泛起不悦之色,他只管做他的吏部尚书,从小到大,几乎就没管过我。连这大理寺少卿的官职都是我打他的名号,还不是我爹找的关系。

周夜阑藏身床下,心说怎么还没进入正题,难道闵怀事没办好?

周夜阑正想着,忽听绿荷道:肖大人接下来要做什么,不如荷儿给大人吹吹曲子?

吹什么曲子?当然是陪爷好好快活快活!说完,肖明远一把抱起绿荷就往床榻去。

听说永宁侯被抄了家?荷儿挺好奇的,大人可否给荷儿说说?不然荷儿总是待在梦回楼,也没个趣事,怪闷的。绿荷小心道。

这个嘛肖明远嘿嘿一笑,荷儿想解闷,说说也无妨。

肖明远一边慢慢解开绿荷的衣裙,一边道:不过是永宁侯犯了两大罪,包庇凶犯又图谋不轨,所以皇上就抄家喽。

原来是这样。绿荷搂住肖明远的脖颈。

这就结束了?周夜阑一脸蒙圈又无奈。白白藏身床下,只换了一夜不舒服。

果然还是太年轻。周夜阑内心在对自己摇头。

一直挨到第二天,绿荷送肖明远离开,周夜阑方从床榻下逃离。

周夜阑揉揉筋骨,浑身腰酸背痛。走路也不看,才出梦回楼,往客房的方向,一下撞上一人。

不好意思啊,抱歉抱歉。周夜阑连忙道歉。

没事没事。

听上去并非京都人氏,外地口音颇重,周夜阑抬眼看去,那人个子不高,比自己略矮,瘦瘦小小的,模样秀如小花。

乍一看以为是个女子,但细看却是男子扮相。身后跟着两个仆人。

见那人没有责怪的意思,周夜阑转道了歉后身便要离开。

等一下,这位兄台!那人拉住了她。

怎么了?

在下初来京都,敢问兄台,这附近有好玩的、热闹的地方吗?

有啊,那就是。周夜阑随手一指,指向梦回楼的方向。

多谢兄台。

那位模样秀气的小公子摇着折扇,大摇大摆地带着俩仆人朝梦回楼走去。

主子,这里人生地不熟的,咱们是来打探京都的,不是来玩的,不能这么高调。一个仆人小声提醒道。

是噢。小公子才想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