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王妃她又穷疯了

王妃她又穷疯了小说by冬月暖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全文

作者:冬月暖

书名:王妃她又穷疯了

更新时间:2022-07-21 02:55:49

来源:yw

独家完结版小说《王妃她又穷疯了》,讲述主角文绵绵华旌云之间的故事,本文诠释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,精彩部分赏析:泥水和粪水横流,污泥遍地。要是连续的出太阳,那就是尘土飞扬,遮天蔽日啊!!看来是将军府的干净整洁和华贵,让她对这个没听说过的朝代太多期待了,如今心碎一地。她这是被电视里那些华丽的古代街景给骗了,骗 ......
王妃她又穷疯了小说by冬月暖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全文

《王妃她又穷疯了》全本免费阅读

第04章 华旌云回来了

华旌云,字云玄。

文绵绵默默的念了两下,顿时笑的眉眼弯弯,卷翘的睫毛犹如扇子一般煽动两下,听名字就觉得这人长的好好看的样子。

温长凌将手里折扇放到一边,推开眼前的茶盏,凑上前很是的热切的说道:

文妹妹你真相了,要说长相,在这京都城里,云玄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,当得上是体态风流,面如冠玉,英俊潇洒。

文绵绵也凑上前了一点,喜滋滋的问道:真的吗,被你这么一说,我好想去看看。

童叟无欺,绝无半点夸大。

没见文绵绵有预料当中的娇羞,温长凌高兴了,云玄前段时日有事出京,很快就要回来了,到时候绵绵妹妹见了就知,我说的一点都不掺假。

长凌大哥你都这么说了,那我是必须要见上一见的。

说起来,那六皇府和将军府就一墙之隔,文绵绵愣是没有在记忆里寻找他的影子,他哥也是不熟的样子。

这交际,不行啊。

眼看着自己的妹妹和温长凌转眼间就称兄道妹起来,文凌霄的脸拉的马脸那么长。

倒是温长凌兴致高昂,他决定了,以后要多多的去找云玄说话,娶个可爱的小王妃好像也不错啊,反正云玄平日里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。

他那冷清清的府邸也该要热闹一下了。

眼看着她哥哥头顶的阴云一点点的散去,文绵绵笑眯眯的又拿起了一个绿豆糕。

果然,一切阴霾都可以被阳光驱散,霉运也一样。

妹妹,你方才已经吃掉两个绿豆糕了。

文凌霄伸手拿掉她手里抓着的绿豆糕,出门前才吃了那么多东西,再吃下去就要不克化了。

文绵绵看着他的头顶眨了眨眼,顺从的拍了拍手,肚子有点撑,我们逛街去吧。

目光移向温长凌的头顶又艳羡起来,把她哥头上阴云给驱散了不说,自己的头顶的鸿运不仅没受影响,好像更浓烈了。

文凌霄跟着站了起来朝温长凌随意的拱手,温世子,我们先走一步。

温长凌执壶给自己添了茶,意有所指的说道:凌霄兄,九层鬼工球乃是好物,可得妥善保管才好。

文凌霄面色微凝,半晌后拱手,多谢长凌兄提点。

温长凌端起茶盏示意,凌霄兄客气,这里景致不错,我再坐坐。

等着下了楼走进了人群里,文绵绵好奇的问道:哥哥,九层鬼工球怎么了?

文凌霄摇了头,忙转移了话题,没什么,难得出来有没有想吃的,哥哥给你买。

茶楼上的温长凌放下茶杯,轻笑了一下,今日也算是他看在云玄的面子上日行一善,连皇上御赐的东西都敢偷摸的卖,这文大将军府是拮据到了什么地步?

目光微扫,看着文绵绵蹦跳着的背影笑意又加深了两分,他敢肯定,那丫头一定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她的平安醒来正忙碌不休。

不过,他倒是很想知道云玄那小子知道自己被送出去冲喜后,是什么神情?

皇帝有九子,多半都已成年。

文书勉拥有东枢三成以上的兵权,可以说谁能拉拢他,谁就是如虎添翼。

六皇子华旌云背着命硬克父的名声,整日与低贱的商户打交道且从未行走于朝堂,这些年倒是没有人防备他。

当知道他即将要娶文大将军府中那个尚未及笄的姑娘,谁也没有将其当一回事,毕竟的那文姑娘十有八九不能活。

所谓冲喜,不过是无可奈何之下的自欺欺人罢了。

可文绵绵醒了,依照文大将军父子对文绵绵的宠爱,谁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呢。

此时京郊城外的密林里两方人马正经历了一场厮杀,一身黑衣的男人的看着的眼眼前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眉头轻蹙。

他就那么站在树荫下,被树叶遮挡了半个身子,这半遮半掩的显的他的轮廓很是挺拔分明,从树荫透下来的光线也衬托的他越发的挺拔。

手里长剑透出一抹深寒的光,一滴血水从刀尖滴落,可有查清楚什么?

下属摇头,觉得十分诡异,他们在回京的路上已经遇到了三次伏击,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事。

等着一行人戒备着出了林子,刚走不远就遇到来接应他们的人,这个时候华旌云才知道,他就出京了两月,再回来就从六皇子成了安南王,还有了未婚妻,未婚妻尚未及笄。

文姑娘可是醒了?

来人点头,醒了。

不仅醒了,还活蹦乱跳的,什么事都没有。

华旌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顿时面黑如锅底,他的护卫更是愤愤不平,皇帝居然答应让他们主子去冲喜?!

他们家主子可是凤子龙孙,为了笼络文书勉,皇家威严都不要了吗?

回到六皇子府必须要经过文胜大将军府的府邸,将军府的下人喜气洋洋,华旌云的护卫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,默默的叹了口气。

等见到刚换上去的‘安南王府’门匾,这些护卫更气了,莫名就觉得刺眼。

王府管家恭敬的上前,王爷,皇上有令,让您回京后即刻入宫。

嗯。

华旌云回到他的锦院换了一身衣裳,冷声吩咐,三日内查清楚路上伏击的是哪方人马。

护卫统领小心的问道:主子真的答应娶文姑娘?

尚未及笄,娶来做什么?

不过文大将军的兵权的确让人眼馋。

旨意已下,此事已成定局,将府中不能为外人所见的全都收起来。

说罢从容淡然的离开,进宫去了。

天色渐晚,夕阳西下,在街上晃悠了半日的文绵绵也到了要回府的时候,在等车的时候看着眼前的场景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

哥哥,这路怎么也不铺设一下,要是下雨还不得沾一脚的泥?

从茶楼出来,就那么两条主要的街道上铺设了青石板,剩下的都是泥地,更可怕的是,这里还是明渠排污,太阳一照,那场面,简直伤眼睛。

当一辆马车从她跟前路过,拉车的马儿屁股一撅,一连串的马粪落到地上,那车夫好似没看到一般赶着马儿就走了。

文绵绵表示,这街是来了一次就没有欲望来第二次。